• <track id="ecy47"><strike id="ecy47"><tt id="ecy47"></tt></strike></track>
    <td id="ecy47"><ruby id="ecy47"></ruby></td>

    <object id="ecy47"></object>

    <object id="ecy47"><nav id="ecy47"><address id="ecy47"></address></nav></object>
    1. <p id="ecy47"></p>
        當前位置:首頁 > 旅游新聞 > 

        沅陵一日游|龍興講寺與虎溪書院

        編輯:yxy 時間:2023-09-17 14:43:03 瀏覽量:3

          張遠文

          千里沅江之上,居水陸要沖的沅陵,舊稱辰州,是一座千年古城,為五溪山水交匯之所、荊南要沖雄峙之地,“上扼川黔,下蔽湖湘”,素有“西南要塞”“湘西門戶”之稱,與“天下積儲在楚,楚之咽喉在辰,故辰安則楚安,楚安則天下安”之說。

          千里沅江與八百里酉水在沅陵縣城城西的虎溪山腳下二水匯流,呈“雙龍搶寶”格局,同時,前有燕子灘,后有虎溪山,自然而然成為堪輿家眼里的風水寶地。因此,這里除了有湖南西漢考古的重要發現——虎溪山漢墓之外,還有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龍興講寺。龍興講寺坐北朝南,依山而筑,飛檐翹角,紅墻青瓦,古樸典雅,莊嚴肅穆。它居高臨下,俯瞰著滔滔沅江與酉水,守望著沅陵古城,佛風天雨,從容淡定,千年不倦。

          沅陵龍興講寺,始建于唐貞觀二年(公元628年),由唐太宗李世民敕建,距今已有1395年的歷史。在這1300多年間,經過歷朝歷代不斷擴建,形成了今天由火神廟、黔王宮、頭山門、頭過殿、天王殿、二山門、東西廂房、大雄寶殿、彌陀閣、旃坍閣、觀音殿、虎溪書院等14座主體建筑組成的占地1.7萬平方米、古建筑面積4125.53平方米的大型木構古建筑群,建筑群融唐、宋、元、明、清建筑風格于一體,其氣勢之恢宏,工藝之精湛,造型之獨特,堪稱江南古建筑一絕。是湖南省現存最古老、規模最宏大、保護最完整的寺廟之一,是研究我國古代建筑發展史非常有價值的實物載體。1996年被國務院公布為第四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中國古代的寺院建筑樣式,總體來說與宮殿相似:屋頂的形狀和裝飾占有重要地位,屋頂的曲線和微翹的飛檐呈現著向上、向外的張力。配以寬厚的正身、廓大的臺基,主次分明,升降有致,加上嚴謹對稱的結構布局使整個建筑群顯得莊嚴渾厚,又可以讓人體驗到強烈的節奏感和鮮明的流動美?;?,分為普通基座與高級基座,以顯示建筑寺廟的等級和風格。普通基座一般用在天王殿,隨著院落的進深,基座逐漸升高。大雄寶殿的基座,人們常稱為須彌座,須彌是佛教中“位于世界中心的最高之山”,把大雄寶殿置于須彌座上,借助于臺基高隆的地勢,周圍建筑群體的烘托,以顯示佛殿的宏偉莊嚴。寺院屋頂造型一般有底殿頂、歇山頂、懸山頂、硬山頂、攢尖頂等,廡殿、歇山屋頂又有單據和重檐兩種。飛檐,又使原本單調的屋頂獨具風韻,那彎曲的屋面,向外和向上探伸起翹的屋角,使十分龐大高聳的屋頂顯得格外生動而輕巧,除了屋面是凹曲外,屋檐、屋角和屋頂的飛脊都是彎曲的,彼此相形相映,構成中國古典建筑別具一格的屋頂造型。

          沅陵龍興講寺的建筑,可以說基本遵行了這一寺院建造原則,整個建筑依山就勢,布局嚴謹,主次分明,高低錯落有序,由頭山門至觀音殿,逐級高出,拾級而上,氣勢雄偉。

          龍興講寺高大雄偉的大門也稱頭山門,頭山門是磚砌的三間硬山式牌樓門坊,上面中有五爪雙龍奪寶浮雕,外左右各有一只麒麟,栩栩如生,中間拱門上豎刻“龍興講寺”四個大字,并崁“唐三藏取經圖”磚雕。何為“講寺”?“講寺”與其它的寺廟有什么不同?“講寺”,是指講經說法的寺院?!段簳め尷现?》:“夫山海之深,怪物多有,奸淫之徒,得容假托,講寺之中,致有兇黨”。明田汝成《西湖游覽志馀·方外玄蹤 》:“為僧之派有三:曰禪、曰教、曰律。今之講寺即宋之教寺也”。若以佛教宗派區分,則為禪院(禪宗)、教院(天臺宗、華嚴諸宗)、律院(律宗)或禪寺(禪宗)、講寺(從事經論研究之寺院)、教寺(從事世俗教化之寺院)等類。由此可見“講寺”是進行佛學理論研究與學習、宣揚以達到教化世俗的寺院。

          頭山門左為黔王宮,為紀念唐代大將南霽云所建;右為火神廟,為內祀火神祝融而建,具體始建年代不詳。沿中軸線拾級而上是頭過殿,三間硬山,殿寬5門,進深3間,原供哼哈二將。殿后兩側是歷朝修繕龍興講寺的碑刻長廊,左手第一塊是明景秦三年(1452)碑刻,載有龍興講寺始建于唐貞觀二年的碑文。

          天王殿建于清代,后經清光緒年間重修,面闊5間,進深3間,重檐歇山頂。梁架上檐用八架椽,三架梁上置駝峰,直接承托檀枋,五梁作月梁狀。上置駝峰蜀柱,蜀柱與金柱通用月梁。原供有四大天王,后毀于“文革”期間。其后為韋馱殿,并稱二山門。

          二山門為前檐砌三間牌坊式門樓,中間拱門,門額上豎刻“敕建龍興講寺”圣旨題額,題額上方及兩旁崁有五爪龍紋泥塑護旨,左右嵌有麒麟各一,制作精致,惟妙惟肖。額下橫刻“幡蓋云從”四字?!搬ιw云從”外則又各有一圓形龍浮雕?!半方埮d講寺”到底何意?“敕建”,自然是皇帝下令修建的意思,也就是說龍興講寺是皇帝命令修建的。為什么皇帝會在五溪腹地的沅陵下令修建一座龍興講寺呢?原來,在公元628年的那個冬天,大唐長安的朱雀大街上,大雪覆了鱗次櫛比的樓臺殿宇,眼瞅著北疆異族時常襲擾,西南諸民“叛服無?!?,因旱災蝗災,百姓生計無著,人心浮動。面對江山社稷的憂傷,唐太宗李世民心念蒼生,一面賑災安民大赦天下,一面下詔在沅陵虎溪山麓敕建龍興講寺,以安撫感化西南群蠻,教化一方,穩定一方,從而達到“文綏海內”的目的。之所以以“龍興”為名,是因《尚書序》有載:“漢室龍興,開設學校,九五飛龍在天,猶圣人在天子之位,故謂之龍興也”,以寓示帝王之業的興起。

          上方橫匾額中的“幡蓋云從”,“幡”是古時候的旗幟,“蓋”是馬車上的頂篷。在佛教中是指幡幢華蓋之類,《南齊書·高帝紀上》:“至是又上表禁民間華偽雜物:不得以金銀為箔……不得用紅色為幡蓋衣服?!?唐岑參 《登千福寺楚金禪師法華院多寶塔》詩:“焚香如云屯,幡蓋珊珊垂?!?“幡蓋云從”的意思是指當時往來僧侶講經誦法,絡繹不絕,暮鼓晨鐘,梵音緲緲, 燒香拜佛者云隨形從的盛大場景。

          據記載,龍興講寺歷史上就有三次大的鼎盛時期。講寺“開光”之初,法師講經,僧侶就有1800余人到場,最多時達3000余人,這是有史記載的第一次興盛時期。第二次為明朝隆慶二年(公元1568年),皇太后李鳳姣命欽差帶人于龍興講寺興佛法,并命宮女連夜趕制袈裟賜給龍興講寺住持,上面繡有999個形神兼備、姿態各異的和尚,連同身披袈裟的高僧在內,剛剛巧合千人之數,人稱“千佛袈裟”。欽差大人黨太監住寺1年多,寺院講經、讀經和學經蔚然成風。每逢佛誕之日,聽講的佛經的僧眾多達3000多人,駐寺僧人達1200多人,塑大小佛像88尊,一時成龍興講寺的興隆之勢。第三次興起為1936年民國時期,講寺盂蘭盆會,僧尼500余人與會,加上2000多善男信女參加聽會,聽妙空法師講法,全城禁屠,商店關門,盛況空前。

          跨進二山門,便是清代重修的韋馱殿,左右兩側是東西廂房,正對大雄寶殿,構成縱長庭院,中有月臺相接,顯示出大雄寶殿的威嚴,成為整個講寺的中心。

          大雄寶殿斗拱碩大,出檐深遠,色調簡潔明快,門窗樸實無華,給人莊重大氣的印象,體現了唐代建筑恢弘大氣,嚴整開明的風格。與龍興講寺其它建筑顯然不同的是它朱紅色的色彩以及高大宏偉的體量,體現了唐代建筑的儀軌與范式,大唐時期,黃色為皇室特用的色彩,皇宮寺院用黃、紅色調,紅、青、藍等為王府官宦之色,民舍只能用黑、灰、白等色。大雄寶殿的朱紅色體現了它皇家敕建身份的尊貴。

          大雄寶殿建筑面積為391平方米,為重檐歇山頂,下檐左右硬山,形成歇山與硬山結合的特殊形制,屋頂舒展平遠,屋檐高挑向上翹起,屋檐分為上下二層;殿背高11.8米,檐高5米,面闊5間,計23米,明間金柱柱距7.56米,殿闊五間,明間特大(7.5米),超出次間稍間之和,臺基較低,明間采用“東西階”古制。

          大雄寶殿二檐上懸掛“眼前佛國”的匾額,據清·同治十一年《沅陵縣志》記載,為明朝禮部尚書、大書法家董其昌的手跡。公元1637年,董其昌奉旨到云南視察,路經沅陵,不幸患上眼疾,得到本寺一位高僧的治療。解掉敷藥紗布的那一刻,映入眼簾的是香煙繚繞、經聲不絕、幡蓋云從的佛光世界。董其昌感慨叢生,揮筆寫下“眼前佛國”四個大字,以表示對高僧的感謝和對龍興講寺的崇敬與贊美。

          大雄寶殿進深四間(計16.95米),內柱八根承天花上檐,高8.65米,均為上下卷殺梭柱,最大徑處距地2.3米,徑約0.6米。柱子較粗,體現了唐人以胖為美的審美情趣。天花以上用穿斗式梁架,天花以下明間明袱作月梁,東梁上繳,西梁下貼。柱頭出楔頭拱承托,次間則用直梁,皆上承隔架科重拱。外柱十八根承下檐,前后檐搭牽、明袱均作月梁,下加穿插枋,置駝峰蜀柱。但梢間用小枋連系,應是重修所改。內外柱上普柏扁平,高寬比近1:4,闌額狹長,高厚比4:1,形成T形斷面。普柏枋出頭,刻海棠紋,闌額不出頭。上下檐斗拱均六鋪作,全部計心造,不出昂。上檐明間補間6攢,次間2攢,均出45°斜拱,相互連接。下檐明間補間4攢,次間1攢,其前檐斗拱出45°斜拱,后檐不出斜拱,僅做好45°棱形。下檐補間均里插挑干承后檁枋,下有靴楔,但不如明清溜金斗拱結合緊密。斗拱材寬在宋式八等以下,清式八九級之間,僅7厘米,但材高13.5厘米,高寬比近1:2,超出宋、清比例,反映其地方特色。其梁枋、拱眼尚存有較早的寫生畫彩繪。寺內門窗裝飾雕飾豐富多樣,頗具地方特色。柱與礎中間,嵌有13厘米的鼓狀雕花木櫍,柱礎為覆盆蓮花式。70年代,我國著名的古建筑專家陳從周先生來湘西考察,不經意間在沅陵龍興寺大殿的梭柱下發現了至今仍保存完好的木櫍,陳老先生異常興奮連口道來:“國寶、國寶!這四個木櫍 ,是中華大地上僅存的實物標本了,一定要好好保護”。

          根據大雄寶殿的基本特征,及1986年對其內柱的碳14測定結果(距今745年<±60年>,樹輪校正年代720年<±65年>,距今年代起點1950年),基本應屬宋遺構,且保留了不少唐宋做法特點,是湖南極為珍貴的古建文物。

          大雄寶殿殿正中原供奉燃燈佛、釋迦牟尼佛、彌勒佛,屏風北面塑“半邊天”群佛像,后均毀于“文革”期間。

          大雄寶殿后,是觀音閣與旃檀閣、彌陀閣組成的品字形院落。觀音閣居中正對大雄寶殿,為明代木構建筑,三重歇山頂,上檐設六朵五彩斗拱,二檐僅出丁頭拱及一枋承挑檐檀,下檐僅出枋,三檐翹角均大,上檐四角以琉璃鳳凰裝飾,寶頂和檐口均已琉璃陶件裝飾。原供有5.3米高的銅質觀音菩薩,樓上是藏經閣。

          旃檀閣和彌陀閣分立左右兩側,建于清代,均為木結構,三重歇山頂,各檐下施斗拱,下檐成雙坡硬山頂。旃檀閣脊檀下尚存“清乾隆四十七年季夏月上洗之吉……”題記。旃檀閣現為西漢“虎溪山一號墓”棺槨陳列館。

          此三座閣樓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飛檐翹角幅度較大,結構勻稱得體,清雅秀麗,是比較典型的明清建筑風格,與大雄寶殿古樸端莊的唐宋建筑風格迥異,這充分說明了龍興講寺較好地保存了唐、宋、明、清各朝代建筑風貌,可以說是考察中國古代建筑發展的活標本。尤其可貴的是整個建筑群是以臺階為基礎的木構建筑群,在南方這種陰雨潮濕的環境中,能保存至今,可以說在整個江南屈指可數。

          龍興講寺的興建,使沅陵學風漸開,民風益淳,對唐后1000多年大湘西,特別是沅水流域文化的發展,起到了推波助瀾的巨大作用,乃至后來的董其昌、王陽明、林則徐等歷史名流,及現代文化名人沈從文、周立波、歐陽山等紛紛來這里參禪、朝拜并留下墨寶,豐滿了沅陵文化的底蘊。

          虎溪書院

          龍興講寺后面復建的虎溪書院,是明代大儒王陽明貴州“龍場悟道”后途經辰州(沅陵)始揭“致良知”的地方,因此,王陽明的虎溪講學,為沅陵、湘西、乃至整個中國教育彌灑了“我心光明”的圣哲之光。如果說:陽明之學,悟于龍場,發端于辰州,倡行于天下。

          王陽明,明代著名的思想家、文學家、哲學家和軍事家,與孔子(儒學創始人)、孟子(儒學集大成者)、朱熹(理學集大成者)并稱為孔、孟、朱、王。王陽明早年溺于任俠、騎射、兵法、辭章、神仙、佛氏,后來開始端坐省言,掘天覓地,觸因于心。學術上,王陽明打通了儒釋道的“任督二脈”,從“天地萬物本吾一體”出發,經過龍場悟道、天泉證道、嚴灘問答、南浦請益后,創立“致良知”“知行合一”學說,形成與當時盛行的“程朱理學”相抗衡的龐大心學體系,并聲播海外;事功上,王陽明巡撫南贛汀漳,僅年余,剿除四省邊境多年匪患;江西寧王朱宸濠攜十萬之眾叛亂,王陽明憑一己之力,在朝廷未發一兵一卒的情況下,僅月余,生擒寧王于鄱陽湖;后又巡撫兩廣,平定思田之亂,開拓南疆,綏靖邊陲?!敖K明之世,文臣用兵制勝,未有如守仁者也”,王陽明也因軍功被賜封為新建伯。杖藜虎溪的王陽明,就此,成為中國歷史上少有的“立功、立言、立德”三不朽人物,成為中國古典哲學發展史上的又一座高峰。

          公元1508年的春日,九死一生的王陽明,不得不由杭州開始啟程謫赴貴州龍場,從姚江坐船,抵達錢塘江,道經江西廣信(今上饒)、分宜、宜春、萍鄉進入湖南的醴陵,在長沙旅倦小憩江觀,攜周生涉江而探岳麓,爾后從長沙乘舟沿湘流北去,經洞庭湖,再溯沅江西上,經沅陵、辰溪等地,經由沅江支流?水進入貴州玉屏、修文。

          正德五年庚午,劉瑾伏誅,王陽明終于謫貶期滿,升任江西廬陵知縣。公元1509年歲末、初春,王陽明來到虎溪山,棲住在龍興講寺外的憑虛樓,因樓前有古松一株,因題匾曰:“松云軒”。一個豐盈的生命,與五溪大地一片蓊郁的山麓相遇,勢必江上清風,山間明月,一時俊逸疏朗起來。王陽明“喜郡人樸茂,質與道近,因留虎溪龍興寺,寓憑虛摟彌月,與武陵蔣信往來講論,進士唐愈賢從之游,劉觀時、王嘉秀諸人咸執贄受學焉?!?/p>

          虎溪山,由此高大峻茂起來,成為一座良知之山,本性之山,光明之山。

          整整一個多月,虎溪山上,燕子灘頭,河漲洲里,王陽明與諸生一道,講授知行合一、致良知,培根體認,砥礪品行,閑觀物態皆生意,一曲滄浪擊壤聽。諸生數百人,環而擁之,隨地請正,山歌號子,儺舞高腔,聲振山谷。師生幕天席地,有的弄琴理絲,有的吹簫擊鼓,有的投壺聚算,有的移樂泛舟,學富五車,求證論道,樂此不疲。鄒守益作《辰州虎溪精舍記》言其盛況:“陽明王夫子自會稽謫龍場,道出辰陽……一時從游諸彥,如唐柱史房詡、蕭督學璆,千余人切琢正學,剖剝群淆,若眾鳥啾啾獲聞威鳳鳴也?!?/p>

          王陽明的虎溪講學,于他自己而言,極為自豪??梢哉f,困于龍場的三年時間,即便”龍崗山上一輪月,仰見良知千古光“,可遺憾的是,他并沒有找到過真正的知已,沒有找到理解其學說的學子。當他離開沅陵時,依依不舍寄語殷殷地題寫《與辰中諸生論收放心書》:“謫居兩年,無可與語者。歸途乃得諸友,何幸何幸!方以為喜,又遽爾別去,極怏怏也。絕學之余,求道者少;一齊眾楚,最易搖奪。自非豪杰,鮮有卓然不變者。諸友宜相砥礪夾持,務期有成……前在寺中所云靜坐一,非欲坐禪入定。蓋因吾輩平日為事物紛拿,未知為己,欲以此補小學收放心一段工夫耳……茲來乃與諸生靜坐僧寺,使自悟性體,顧恍恍若有可即者?!币源斯膭罨⑾茏訄远ㄐ拍?,靜坐放心,相互激勵,注重方法,省察克己,事上磨煉,光大“心學”。

          后來,又在《門人王嘉秀實夫、蕭琦子玉告歸,書此見別意兼寄聲辰州諸賢》說到:“……所以君子學,布種培根原;萌芽漸舒發,暢茂皆由天……臨歧綴斯語,因之寄拳拳?!痹凇额}王實夫畫》中回味虎溪講學的佳處,逸興綿綿:“隨處山泉著草廬,只須松竹掩柴扉;天涯游子何曾出,畫里孤帆未是歸。小酉諸峰開夕照,虎溪春寺人煙霏;他年還向辰陽望,卻憶題詩在翠微?!痹邶埮d講寺,王陽明留下著名的題壁詩:“杖藜一過虎溪頭,何處僧房問惠休?云起峰間沉閣影,林疏地底見江流。煙花日暖猶含雨,鷗鷺春閑自滿州。好景同游不同賞,篇詩還為故人留?!苯鳚凉?,閣影重重,情景交融間,仍可看到塵世的清澈,生命的自得,滿蘊著“致良知”的心學哲思。

          這是一段可以一寸寸照亮山南水北的時光,光亮每前進一寸,黑暗便后退一分;這是一段可以一點點柔軟情懷性靈的時光,美善每增加一點,丑惡便減少一縷。從不可遏制的良知出發,人性的微光于內心的地平線上升起,這光,微而不弱,漸至敞大,足以充塞天地。

          故有學者認為:王陽明在貴州龍場悟道,是陽明心學創立的起點,而其學術體系內容的完善充實,并進而形成完整的哲學體系,則是在沅陵虎溪山完成的。

          王陽明離開沅陵三十余年后,明嘉靖二十三年(1544年),他的門人又是同鄉徐珊出任辰州同知,筑虎溪精舍于龍興講寺之北,并在精舍里建“修道堂”,內供王陽明像以示紀念,由門人楊珂在精舍院內題書“杖藜塢”石碑,從此,精舍辟為講堂及學舍,延名師以教,人文炳蔚,四方志學之士日彬彬焉,每日誦讀之聲不絕于耳,一時稱楚南盛事,虎溪精舍也理所當然被稱為楚南第一學府。明崇禎初,守道樊良樞更名為“陽明書院”,后在清朝雍正十一年,改名為“虎溪書院”。

          萬山皆屏氣,萬籟俱靜音。王陽明先生的虎溪講學,有力促進了中原文化與當地文化的深度交融,使得整個大湘西,甚至整個湖湘大地的文化精神得到了激情播撒,并開始勃發出明亮的異彩,光耀千年萬年。


        亚洲天堂在线视频免费播放_国产午夜精品视频·…_亚洲色图80P亚裔少妇_欧美亚洲日韩操逼
      1. <track id="ecy47"><strike id="ecy47"><tt id="ecy47"></tt></strike></track>
        <td id="ecy47"><ruby id="ecy47"></ruby></td>

        <object id="ecy47"></object>

        <object id="ecy47"><nav id="ecy47"><address id="ecy47"></address></nav></object>
        1. <p id="ecy47"></p>